潮日本

HOME>日本的美食>男澡堂成厨房更衣处摆餐桌 澡堂变餐厅继续温暖人心

男澡堂成厨房更衣处摆餐桌 澡堂变餐厅继续温暖人心

查看更多

  在福冈市博多区吉塚商店街的一角,曾经有一个门庭若市热闹非凡的澡堂。那便是拥有约140年历史的“若樱汤”。去年年底,一位出生于柬埔寨的女性在这家若樱汤里,开了间柬埔寨餐厅。收费台和富士山的画被保留下来,男澡堂则变成了厨房。喧闹的人声又重新回到了这里。话说,“出生于柬埔寨的女人为何要开店呢?还选在澡堂里?”。记者觉得着实有意思,于是前去进行了采访。当推开写着“男”字样、充满复古气息的那扇门,引入眼帘的是……。(朝日新闻西部报道中心记者加藤美帆)

保留着澡堂招牌的柬埔寨餐厅“暹粒”。摄于福冈市博多区吉塚1丁目

写着“男”字样的那扇门便是店的入口

  从距离JR鹿儿岛线博多站仅一站之隔的吉塚站(福冈市博多区)步行约5分钟,便能看见黑色的烟囱。当走进开着花店和肉铺、略显萧条的商店街,闪着光的“汤(日文为:ゆ)字招牌就这么闯入了视野。

  从画着温泉标志的墙壁另一头,传来阵阵欢声笑语。

  去年底,偶然从认识的人那里打听到“澡堂里开了家柬埔寨餐厅”。仔细一问才发现,不就开在距离我采访据点福冈县警本部步行10分钟的吉塚商店街上嘛。虽然平日里总是来这里跑案件类新闻,但吉塚商店街可是我的“地盘”。于是,坐不住的我,朝商店街走去。

  推开写着“男”字样的那扇门,便能看见用来分隔男女澡堂的一面大镜子。

柬埔寨餐厅“暹粒”的入口。分隔“男澡堂”“女澡堂”的门依旧留着。河合真人摄于福冈市博多区吉塚1丁目

  虽然收费台并没有人,但更衣处可以看见附带吹风机的椅子和体重秤。天花板上悬挂着被线缠住的灯泡。多么复古又杂乱的空间啊!

原为收费台的地方现在放着音乐器材,据悉到了晚上,有时这里还会变身为“DJ区”。河合真人摄于福冈市博多区吉塚1丁目

原为收费台的地方依旧挂着澡堂内温度计。这里放着音乐器材,据悉到了晚上,有时这里还会变身为“DJ区”。河合真人摄于福冈市博多区吉塚1丁目

  朝着澡堂里边瞄去,只见贴着瓷砖的墙壁上,画着孩童时代的我曾在老家的澡堂里看过的美丽富士山图。

  厨房里,店员正操纵着窜起火焰的平底锅做着菜肴。台面上排列着猪肉、葱、菠萝等色彩鲜艳的食材。

  简直不像在日本。这是在东南亚旅游时见过的光景。差点以为自己穿越到了异国他乡。

厨房的墙壁上还留着男澡堂时代就画着的富士山图。河合真人摄于福冈市博多区吉塚1丁目

朴实耿直的店主给大家提供了休憩的场所

  这里是借用12年前停业的“若樱汤”开张迎客的柬埔寨餐厅“暹粒”(日文为:シェムリアップ)。

  曾经是更衣处的地方摆上了餐桌,男澡堂变成了厨房。店里提供料足汤鲜的“肉米面”和使用鱼露调味的炒饭。只需约800日元(约合人民币48元)就能品尝到地道的柬埔寨菜,引得在附近医院和福冈县厅上班的职员们连日造访,好不热闹。

曾经是女澡堂更衣处的地方如今铺上了榻榻米。河合真人摄于福冈市博多区吉塚1丁目

  店主是出生于柬埔寨的池田Sloss(日文为:スロス,37岁)。2003年来到日本,曾在北海道·函馆经营柬埔寨餐厅。之后搬到冲绳、广岛生活,最后移居至经常前来旅游的福冈。2010年12月,在吉塚商店街附近的马出(福冈市东区)开张了目前这家店的前身“暹粒”。

  福冈市表示,2013年生活在市内的柬埔寨人为22人,截至2016年9月底已增至51人。之前那家店,除了常来的老顾客外,那些柬埔寨留学生和职业培训生们也会造访,成为了大家放松身心的场所。

柬埔寨餐厅“暹粒”的店主·池田Sloss。河合真人摄于福冈市博多区吉塚1丁目

  然而前年10月,旧疾恶化的Sloss把店关了。

  店名是Sloss故乡的地名。出生在世界遗产·吴哥窟附近的Sloss,曾在古迹中捉迷藏、在池塘里游泳,渐渐长大成人。11岁起,她就给父母和亲戚摆的小吃摊帮忙了,学习做菜和待客。

  “想提供一个让大伙儿像家人一样聚在一起的场所,再听上一句‘好吃’”。

  于是,经过1整年的疗养,去年11月Sloss决定重新开店。

澡堂时代使用过的附带吹风机的椅子和鞋柜也被保留了下来。河合真人摄于福冈市博多区吉塚1丁目